镜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部县转变土地经营模式连续6年夺全国标兵狭叶海桐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5:14 阅读: 来源:镜头厂家

南部县转变土地经营模式连续6年夺全国标兵

位于四川盆地东北部丘陵区的南部县,总人口130余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06万人,耕地面积80余万亩,历来都是四川省的农业大县。

自2003年以来,南部县不仅与国家粮食“十连增”同步脉动,而且从2008年到2013年,连续6年获得“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殊荣。

2013年,南部县粮食播种面积172.2万亩,粮食总产量74.3万吨,较上年增产2.4万吨,同比增长3.3%。“今年有望再次实现增产。”县农业局局长梁德华说。

然而,让梁德华颇感忧虑的是,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农业人口向二三产业转移步伐加快,今后由谁来种地的问题日益突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的荣誉还能保持多久?”

目前,该县正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性地试验,如果试验成功,进一步在全县推广,这些问题将迎刃而解,“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的殊荣也有望继续卫冕。

励精图治连续6年夺得全国标兵

“回顾过去10年,尤其是近6年,为了确保粮食生产稳步提升,我们可以说励精图治,取得了一定成绩。”梁德华说。

多年来,南部县坚持县、乡一把手亲自抓粮食生产。年初将粮食生产任务层层分解下达,并与县级农业部门和乡镇签订目标责任书,严格实行末尾淘汰制和责任追究制。对于没有完成粮食生产任务的乡镇,予以一票否决;对于出现土地撂荒的乡镇,实行诫勉问责。

在资金扶持上,南部县坚持整合粮食生产大县资金、支农资金投入关键领域,突破制约单产和质量提高的瓶颈,2013年共投入粮食生产发展资金高达6000万元。

在71个乡镇均设立农业服务中心,并将中心人员纳入全额财政预算,致使大量农技人员热衷本职工作,队伍不断壮大,到目前为止全县农技人员总数已达614人,形成了县乡一体、纵横有序的农技推广网络。

对农技人员的管理,南部县结合“科技入户”和“新型农民培训”,对全县农技人员实行定目标、定任务、定区域、定奖罚的“四定”目标管理,将614名农技人员定格在每一个粮食生产的网格之中,使其充分发挥作用。

由此,农业科技得以有效推广,尤其是高产优质品种推广力度加大。2013年,全县共建成优质粮食生产基地17万亩,建成水稻等八大作物高产创建示范片8万亩,两者结合辐射带动产量和品质的大面积稳步提升,全县粮食生产平均优质率突破55%。

在培育粮食生产新型经营主体方面,南部县也不甘落后,积极支持粮食加工企业、流通企业,完善“公司 基地 农户”的组织体系,有力推动粮食订单生产,2013年全县开展订单生产面积达15万亩。

居安思危必须转变土地经营模式

梁德华说,目前全县农业生产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分散经营,随着农业人口向城市和第二三产业逐步转移,如果不改变土地经营模式,今后谁来种地的问题将越来越严峻。

为此,南部县在碾盘乡旱拱桥村进行了探索性试验。旱拱桥村现有326户农户,共有耕地面积721亩,其中水田548亩,旱地173亩。尽管县上对土地撂荒实行高压严管,但该村去年水稻栽插面积仍只有300多亩,旱地撂荒率更是达到了50%。

今年的旱拱桥村不仅实现了水稻满栽满插,甚至旱地也即将充分利用起来种植中药材,村里还将发展养鱼、养牛等增收项目。一年前后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原因在于:

去年,县农业局利用国家“现代农业水稻”项目资金,对旱拱桥村进行了土地改造,按照小变大、薄变厚、田成方、路相通、渠相连、旱能灌、涝能排等标准,将该村548亩水田建成了高产、稳产的高标准农田。

今年4月,在该村村“两委”带头下,326户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共作价500万元入股,成立了南部县碾盘乡幸福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实行“六统一”、“二公开”服务,即:统一采购生产资料、统一使用各种设施、统一培育优良种苗、统一科学生产管理、统一品种市场营销、统一开展技术培训;财务公开和盈余返还公开。

在项目资金的支持下,合作社还配备了4台(套)耕作机械、2台(套)收割机械、1套烘干机、3套机动喷雾器、3台插秧机、3套抽水机,今年水稻插秧基本上实现了机械化,仅用了过去四分之一的人力就实现了全村水稻满栽满插。

经初步核算,合作社全年可收获粮食52.1万斤,有望卖出黄谷36.47万斤。为了进一步发展壮大合作社,合作社将按60%的可分配年终盈余进行分配。

能否推广关键需要解决几个问题

旱拱桥村的探索说明,鼓励农民从分散经营走向集中经营,加快土地流转,成立专业合作社,应该是一条解决农村面临的诸多问题的好途径。

县农业局这样算了一笔账:以种水稻为例,如果按过去全靠人力分散经营,一亩田能产1000斤左右,产值在1380元左右,除去成本1100元,纯利润只有280元左右;但以合作社集中经营,靠全机械化耕种,各项成本仅650元左右,纯利润至少也在730元以上。

南部县处于浅丘地带和平坝地带的耕地完全可以复制旱拱桥村的模式,面积大约为60多万亩,如果这60多万亩耕地用来种粮食,每年可实现播种面积130万亩以上,有这130万亩保底,“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的殊荣就可以保持下去。

方向有了,但走下去是个难题。梁德华说,这需要解决几个关键问题。首先,每年需要投入大笔资金用于土地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以每亩地1万元计算,也需要60亿元,以目前南部县在这方面投入的力度来看需要几十年才能实现。

其次,全面机械化也需要政府财政加大扶持力度,目前国家只补贴30%,地方财政没有补贴。按三个村(合作社)购置一整套机械,每套50万元,地方财政补贴20%来算,每年县上还得要拿出2000万元。

第三就是谁来引领合作社,以及如何调动合作社领导人积极性的问题。“我赞成给合作社领导人核算一份工资,如果由村两委干部担任合作社领导人,他们本身该领的工资加上合作社给的一份工资,在农村应该是高薪,那样他们就能在全村的产业发展上全力以赴了。”梁德华说。

第四,在稳粮的同时还要考虑增收。每一个合作社在规划产业发展的时候,必须在保证粮食生产稳步增长的同时规划一些效益高、增收快的经济项目。南部县过去一直坚持的“山上戴帽子(绿化)、山腰找票子(搞钱)、山脚饱肚子(种粮)”还需要继续坚持。

治疗多指畸形医院哪家好

盐城的妇科的医院怎么样

治疗心血管排行

上海皮肤病治疗的医院网上预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