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和小鬼玩木头人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7:52 阅读: 来源:镜头厂家

“一二三,不许动,谁动谁是木头人。一二三,不许动,谁动谁是木头人……”稚嫩的声音,反复的说着同样的话语,明明是清脆好听的童音,却又显得如此诡异。

“啊!”张霞再一次从睡梦中惊醒,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三点四十分。

张霞已经一周多没有睡过好觉了,每晚在梦里都会听到那声音,刚开始是稚嫩,再后来就是诡异。

这情况是在她无意间路过一栋废弃的婴儿医院大楼后才开始的。起初,她没有在意,现在,她已经快要崩溃了。她一定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嗯,一定是!

张霞觉得,她要自己救自己,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疯的。起身,下床,穿衣。

坐在电脑桌子上,打开了台式电脑,她要了解那所医院。她好像依稀记得,那所医院名叫……叫…对了,叫虹辉!点开百度,希望可以搜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突然,不知是怎么了,在点看那个网页的一瞬间,电脑黑屏了!张霞吓坏了,匆匆忙忙地关掉了电源。听着那属于电脑运作的声音停止了,张霞舒了一口气。

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是修电脑还是用笔记本?这些问题突然涌进了张霞的脑海里。最后,她还是决定继续搜下去。

很万幸,这次没有发生刚才的情况,很顺利的找到了那所医院。

通过一篇名叫“木头人”的帖子,她了解到,那家虹辉医院,是一家黑心医院。在二十几年前,被查出了非法贩卖婴儿和婴儿脏器而被查处。本来是还有几张图的,但可能因为太过血腥,被网站禁了。

具体的也没写特别多,就是大致的说了一下这家医院的基本情况。但是看到最后,张霞已经毛骨悚然了。

原因无他,只因那最后的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呵呵,你是否在午夜被一阵阵童稚的声音唤醒?别害怕,想要了解这件事,就来自己找寻真相吧。希望到最后,你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呵呵。

张霞心里虽然害怕,但是,她更怕死,怕被冤魂缠身。所以,她决定要去一趟这所医院。但是不能就这么去,她要做到有备无患。

天一亮,她就到了山上的一个道观,找到了一个老道士,请求他帮帮她。

那老道士倒是很好说话,二话不说,就带张霞来到一间做法的屋子。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纸,在施以法术,分别交给了张霞。

“这一共有两符,你斟酌着使用。第一张符贴在胸口,防止你被恶鬼迷了心智;第二张符是净化符,你找到使你困惑的根源后,就用这张符纸净化它。”

张霞对这位老道士感激不尽,想要给他报酬,但那老道士拒绝了。

“这位女士,你与贫道有缘,贫道自会助你。”说罢,转身就离开了。

张霞一直目送那位老道士离开后,才转身离开道观。

依照老道士所言,把第一张符纸贴在了心口处,怀里揣着另一张符纸,前往了那栋废弃的大楼。

那栋大楼已经很破败了,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找到了所谓的“门”,张霞猫着腰,钻了进去。里面到处都是灰尘,老鼠泛滥,而且十分阴暗。打开手电筒,张霞十分庆幸自己的有备无患。

刚进去的时候,她似乎觉得,正中央墙上挂的一副母子相,对着她笑了。

这大楼真是什么都怪异。张霞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暗自腹诽。

张霞继续往里走,忽然,一阵阴风吹了过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张霞身前掠了过去。

胸前的符纸闪过一阵金光,把张霞罩了起来。

张霞吓得一个激灵,手电筒掉在了地上。手电筒在地上转了几个圈,最后停下来了。张霞顺着手电筒的观看过去,之间一双惨白的小脚,从黑暗处,迈了出来。

只见那是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女童,身上衣服,或者说是破布,十分单薄,衣不蔽体。胸膛一直到肚子,一道长长的大口子,撕裂了女童的整个上肢,里面空空如也,内脏器官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白白的蛆虫,在里面蠕动,血液早已凝固,暗红色的,绵延在伤口周围。

那女童双眼空洞,四肢僵硬的向张霞走来,嘴里还用稚嫩冰冷的声音说道。

>>

“阿姨,你是来陪我玩的吗?彤彤在这里好寂寞啊!”那个名叫彤彤的女童说着,便哭了起来,流出的眼泪却是红色的。

“阿姨,你知道吗?彤彤已经十多年没有见过活人啦。彤彤好害怕呀,当他们拿着刀划破我肚子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吗?哈哈,阿姨,既然来了,就别走了,陪彤彤做游戏吧,就像之前来的叔叔阿姨们一样。”说完,不顾不断向后退着的张霞,径自朝她走来。

“我们来玩点什么呢?木头人吧。开始了,一二三,不许动,谁动谁是木头人。”彤彤像是真的想同张霞游戏一样,话音刚落,就不动了。

而张霞,早就被他的话吓傻了,一动不动。

就这么僵持着…

突然,张霞动了。她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彤彤,边流泪边说

“好孩子,可怜的孩子。他们怎么能如此残忍!孩子,来,阿姨陪你玩,玩什么都好,阿姨陪你。”

而彤彤也被张霞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也抱住了张霞,哭了。

“阿姨~呜呜!彤彤好害怕!阿姨对彤彤真好,不怕彤彤。之前的那些叔叔阿姨们都怕彤彤,不跟彤彤玩。呜呜~阿姨~~!”

张霞陪着彤彤玩了很久很久,玩累了,就坐在地上,也不怕脏。

通过和彤彤一起玩,她也知道了这家医院的真面目。

原来,这家医院为了牟取暴利,在一些孕妇生完孩子后就说孩子是死婴,留了下来。一些被买给了人贩子,一些则养到一定年龄,就挖了他们的内脏,卖掉。

“真是一群禽兽!”张霞骂道。

“彤彤,阿姨要走了,阿姨带你去天堂,好不好?”

不待彤彤回答,张霞迅速从怀里掏出符纸贴在了彤彤的额头上。

霎时,一道耀眼的白光自彤彤周围散开,过了一会,白光散去后,彤彤已经恢复了最初的模样,那道伤口也消失了,只不过现在,彤彤已经没有了实体,只是一抹灵魂。

“阿姨,谢谢你!你是第一个对彤彤这么好的人!彤彤要走了,记得想彤彤。”话音一落,便消失了。

“彤彤,阿姨会记得你的,一直记得你的。”张霞永远也忘不了,这个被命运遗弃了的孩子。

离开了这所医院,看着天边微微泛起的鱼肚白,嗯,天亮了呢。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