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镜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俄经改方案被批不彻底普京认为6个月后油价将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35:23 阅读: 来源:镜头厂家

俄经改方案被批不彻底 普京认为6个月后油价将涨

《纽约时报》近日发表文章,称俄罗斯经济挽救的方案不够彻底,政府预算削减10%的模糊承诺被认为幅度根本不够。

石油价格在过去一年暴跌了逾50%,卢布贬值过半,经济衰退的风险迫在眉睫,政府已经动用了应急资金,俄罗斯的经济正在与时间赛跑。不过,从克里姆林宫的描述中,人们却很难了解俄罗斯陷入困境的程度到底有多深。

上周,在官方电视台直播的发布会上,财政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Anton Siluanov)阐述了政府承诺已久的“应对危机”的一揽子方案。他提出了一系列不彻底的折中办法,并做出了将预算削减10%的模糊承诺。经济学家几乎一致认为,这一削减幅度根本不够。“这套方案毫无价值,”俄罗斯寡头亚历山大·Y·列别捷夫(Alexander Y. Lebedev)接受采访时称。他认为该方案就是为拯救一些最差劲的公司而白白浪费钱。“大话挺多,具体内容几乎没有。”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在直播中短暂地露面。他重申了这一方案,并表示将继续对政府财政实行严格掌控,“我们需要改变国家的经济结构。”

然而,许多企业所有者、经济学家和前高级政府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预计克里姆林宫会以2008年面对上一轮油价暴跌时的方式来应对这场危机——只有灾害管理,没有彻底的改革。

“他们就是得过且过,用策略管理危机,指望油价上涨,希望只需要做出小幅调整,所有麻烦就都会消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肯尼斯·S·罗格夫(Kenneth S. Rogoff)说。他不久前在莫斯科参加了一次高级别的经济会议。“他们没有兴趣实施彻底的改革,就打算这么拖着。”

悬在俄罗斯经济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政府的3850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储备金是否会在油价回升之前枯竭。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担任首席经济学家的罗格夫指出,当政府急于援助银行、拯救大型国有企业并在陷入困境的经济中到处救火时,它们会习惯性地低估消耗财政储备资金的速度。

西卢阿诺夫提出的方案中列出的措施以及此前承诺的项目包括,动用逾220亿美元来支持银行和大型国有企业,其中包括来自应急的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Russian National Wealth Fund)的大约80亿美元。

该方案保护了普京的两个最重要的支持者群体——老年人和安全机构。将有超过27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使养老金的增长保持在与通胀率更接近的水平上。俄罗斯的通胀率去年激增至11.4%,预计2015年至少也会达到同样的水平。方案中没有宣布削减军事支出。

政府还拨出了约7亿美元用于农业援助。这是为了帮助俄罗斯务农者增产,因为在克里姆林宫大规模禁止来自西方的进口食品之后,农产品[-0.64%资金研报]价格大幅上涨。由于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以及普京在乌克兰东部的行动,欧盟和美国实施了经济制裁,而俄罗斯政府针对西方进口食品的禁令就是为了对制裁进行报复。去年,俄罗斯的食品价格整体上涨了逾15%,糖等大宗商品的价格飙升了40%。

就连一些俄罗斯议员上周也抱怨,在他们用餐的食堂,一碗粥的价格从去年的20卢布(约合1.8元人民币)涨到了53卢布。

2015年,俄罗斯经济预计至少会衰退4%。尽管政府手里的外债极少,但私营企业,包括在由国家主导的俄罗斯经济中处于核心位置的一些公司,有1000多亿美元的贷款将于今年到期。其中大部分借自西方银行,并且因为经济制裁将难以再融资。

克里姆林宫的应对策略是,一方面相信石油价格很快便会回升,同时官方虚张声势地表示,俄罗斯民众将为了祖国忍受一切困难,包括少吃。

在这套应对危机的方案中,第一部分还致力于扶持出口及高科技制造业等战略对象,但并未提及具体步骤。

“永远都听不到结构调整的具体含义,”《独立报》(Nezavisimaya Gazeta)主编、经济学教授康斯坦丁·V·列姆丘科夫(Konstantin V. Remchukov)说。“在各个层面”都不会得到讨论,他接着说。

普京周围保守的民族主义安保权力集团,与他的自由派经济顾问之间的斗争已持续了多年。从投入巨资让武装部队现代化,到在乌克兰进行的军事冒险活动,普京的选择已逐步巩固了安全部门的地位,却打击了那些经济学家。

此外,普京是在经历了混乱的上世纪90年代后上台的。他承诺要恢复国内秩序,并重新树立俄罗斯世界大国地位。他一手控制着俄罗斯的政治和经济杠杆,而放松这种控制,或是在乌克兰撤退,都可能会威胁到他总统之位的根基,以及他个人的威望。

很多专家表示,普京和他最亲密的顾问,特别是那些和他一样出身克格勃(KGB)探员的人,依然对过多的经济自由会带来的后果颇为警惕。

“他害怕放手,”倾向自由派的研究结构当代发展研究所(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Development)所长伊戈尔·尤尔根斯(Igor Yurgens)说。“对要执行变革的人,你必须要给他们多得多的自由。”

对克里姆林宫是否准备了危机应对方案的严重质疑,已流传了数周。

前不久,在俄罗斯首屈一指的年度经济会议盖达尔论坛(Gaidar Forum)上,三名高级官员对经济状况的描述大相径庭。

总理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 Medvedev)称依赖原料出口的日子“已成为历史”,但并未具体表明将用什么来代替这种方式。

经济发展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Alexei Ulyukayev)则称,俄罗斯有大量资金可以安全渡过困难时期,直到经济在一两年后恢复增长。(“他是个佛教徒!”列别捷夫讽刺道,并指出私营领域根本没有这么冷静。)

只有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表示担忧,称“在财政部,我们心里并不平静,只觉得紧张”。

缺乏统一口径加重了人们的一种感觉:政府最高层内部在经济问题上不存在什么协调。“今天,即便是非专业人士都能看出来,当局不是作为一个团队在行动,”俄罗斯最大的富豪之一米哈伊尔·D·普罗霍罗夫(Mikhail D. Prokhorov)周四在商业日报《生意人报》(Kommersant)上写道。

“普京认为六个月后石油价格就会上涨,他深信这一点,”《独立报》主编列姆丘科夫说。“如果不崩溃,两年后我们就会过上梦幻般的日子了。”

江西梅花爪式联轴器

江苏机车价格

北京带压堵漏工具

郑州药茶壶

相关阅读